0245_a5219

不得不说,陷害唐悠悠的凶手,脑子并不聪明,陆清在监控中,就将她抓住了。

是李芳芳!

虽然她将自己从头到尾都包裹的非常严实,但是,在数个监控下,她还是露出了她的真面目。

季枭寒看着监控下那个女人鬼鬼祟祟的行为,脸色沉郁如铁,虽然她只是用力的将钉子扎入到轿斩的轮胎上面去,没有更狠的伤人行为,但她这种安全隐患,更加不可预估。

幸好唐悠悠的车子只是在刚出季家大门不远处爆胎,万一在人流密集的大马路上出现在这样的失误,就算唐悠悠没有受伤,但她也许会伤到别人,造成不可挽救的事故。

午后,吃过饭后,唐悠悠躺在二楼阳台上闭目休息的时候,接到了季枭寒的电话。

“已经抓到那个人了,要不要过来亲自审问一下。”季枭寒声音低沉的问她。

“是谁?”唐悠悠神经狠扯了一下。

“一个叫李芳芳的女人,好像是之前的同事。”

唐悠悠脸色蓦然的惨白,小手紧捏:“果然是她!我想过去亲自问问她。”

“好,我让元叔安排一辆车子送过来!”季枭寒低柔应着。

唐悠悠坐着车子,来到了警察局。

无辜眼神可爱美女软萌私房写真

大门外,看到季枭寒的车队非常醒目的停在大门口,他也来了。

唐悠悠看着那些霸道的黑色轿车,内心隐隐的流动着一股奇异的感觉。

说不出是什么滋味,但却已经好像不那么的讨厌他了。

人对帮助过自己的那个人,总会发自内心的感激他,虽然这份感激只是很单纯的一种感情。

可是,却也会激起一系烈的连锁反映,也许在下一次看见他的时候,言语和表情中,不自不觉的,就带着一种更加友善的情绪。

唐悠悠走进了警察局,在一个会客室里看到了季枭寒。

他一身墨黑色的西装,白衬衫的搭搭,没有戴领带,衬衫的领口开到第二颗扣子,气质随和了一些,慵懒又不失男性最优雅的性感气息。

唐悠悠一踏入,目光就不由自主的往他看过去,很自然的跟他那双深沉晦涩的眸子对上了。

男人看到她的第一瞬间,神情微怔,随后,薄唇勾起了一抹微笑,对她招手:“过来!”

唐悠悠轻步走到他的身边,就看到他正在跟旁边一个中年男人聊天。

“这位是警局的王局长,这次抓捕凶手,他功劳最大!”季枭寒淡淡的介绍道。

王局长脸色带着职业般的严谨,微微笑道:“唐小姐,凶手就在隔壁房间关着,可以进去跟她对话。”

“谢谢王局!”唐悠悠说完后,就站了起来。

“需要我陪着吗?”季枭寒突然伸手,大掌在她的小手处轻轻的握了一下。

唐悠悠如玉的小脸上,划过一抹霞红,她低声道:“不用,谢谢帮我,我想亲自过去问问她。”

季枭寒见她不需要他的陪同,眸色微加的深沉,有一抹淡淡的失落,牵着她的手指,松开。

“好,那过去吧!”

唐悠悠在隔壁的房间看到了已经被烤住的李芳芳。

李芳芳看到她,顿时咬牙切齿,满眼都是怨眼。

“唐悠悠,命真大,竟然没死!”李芳芳真是气恨不过,见了她就声音激烈的骂了起来。

唐悠悠看到她的身后还站着两名女警,她也不想上前给这个女人一耳光。

“李芳芳,为什么要害我?就因为我在工作上,让丢了脸?”唐悠悠觉的这个女人真的太不理智了,工作上的输赢,看的如此之重,这才是她祸根酿成的原因吧。

可绝大多数的人,在工作上吃了闷亏或者失败了,难道不都是再重整旗鼓,找出自我的不足,努力再战吗?

如果一次失败,就严重的要将对手杀死的话,那每天将会死去多少人啊?

李芳芳仿佛也意识到自己行为太过愚蠢,低着头,不说话。

她进入公司,就勾搭上了老总,工作上一直都还顺风顺水的,几乎没有谁给过她脸色看。

她也已经自觉的享受着这种被优待的感觉。

可惜,唐悠悠的出现,让她这种优越感受到打击了,她才会怀恨在心。

“唐悠悠,不该来惹我的,这一切都是自找的,活该。”李芳芳还没有意识到自己错误的严重性,抬起头来,目露凶光的瞪着唐悠悠。

唐悠悠冷笑起来:“现在到底是谁自找麻烦,已经很清楚了不是吗?”

“明明可以再找一份工作好好生活,可却为了害我性命,被抓了进去,只怕现在心里也在后悔吧。”

“后悔有什么用?如果我说后悔,就会放过我吗?呵呵,不就是勾搭上了季总,才敢如此嚣张的吗?我自认倒霉吧,谁让我找的男人不如的呢?”李芳芳突然眼眶红了起来,想到了自己爱的那个人,她被抓了,到现在都还没有来看望过她。

唐悠悠突然觉的没必要跟她说下去,没什么意义了。

她转身就要走,李芳芳突然急急叫住她:“唐悠悠,好吧,我知道我不该这样对,我错了,能不能求他们对我宽大处理?现在也没什么大碍不是吗?我保证,以后我一定不会再伤害的。”

唐悠悠回过头来,很奇怪的看着她:“现在后悔有什么用?对我的伤害已经造成,我只能说侥幸没死而于,我不可能替一个谋杀我的凶手求情的,还是接受法律的制裁吧。”

“唐悠悠,真是一点人情都没有,我们好歹同事一场,非要如此狠绝?就算我下次出去,我照样不放过,信吗?”李芳芳瞬间恼火了起来,大声吼道。

她身后的两名女警听到她竟然还出言威胁,立即对她斥责:“老实一点,还想着再犯。”

唐悠悠听着她这句话,毫无惧畏的冷笑一声,大步走了出去。

李芳芳却不知道,她刚才说的那番威胁言论,导致她直接把牢底坐穿了。

因为,季枭寒是绝对不会允许有隐患存在他身边任何人的身边,由其是他的家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