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莓美图app下载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当袁朵朵看到病房门外的严邦和封立昕时,着实的一愣。

即便是她袁朵朵露馅了,这严邦也不可能赶在她前面跑来医院的吧?!

而封立昕在看到袁朵朵和她身边的林诺和莫冉冉时,也是一怔:她怎么把他们两个人给带来了?

事实看来是他们两个人都露馅了!

“大邦邦,我妈咪呢?”

见到严邦之后,林诺小朋友立刻松开了袁朵朵的手奔了过为。

严邦挥了一下手,“正在病房里跟亲爹侬我侬呢!刚好,进去让他们俩悠着点,别动静太大!”

“啊?我亲爹竟然抢在我前面赶过来了?”

小家伙不满的嘟哝一声,“又被混蛋封行朗给抢先了!”

小家伙立刻撒腿奔了进去。果然看到亲爹跟妈咪两人偎依在一起,正说着悄悄话。

“诺诺?怎么也来了啊?”

清新凌宜娴纯纯迷人

“妈咪好任性,自己身体不舒服,都不肯告诉亲儿子的!亲儿子好担心跟妹妹的!”

小家伙爬上了病床,侧着身小心翼翼的在妈咪的身侧躺了下来。

“妈咪没什么事儿的……只是不想让亲儿子担心啦!”

雪落在儿子红扑扑的小脸蛋儿上亲了一下。在触及儿子的断指时,雪落心里又是一疼。

“妈咪以后不要这么任性啦!越是不让亲儿子和亲爹担心,我们就越担心的!因为亲儿子和亲爹都很爱很爱亲亲妈咪和亲亲妹妹的!知不知道啊?竟然还把自己给藏起来?真是个傻妈咪!”

小家伙不满的直哼哼,“还有大朵朵啦,也是个傻朵朵!”

或许是因为找妈咪找得太急了,小家伙连袁朵朵也一并给责备了。

“关我什么事啊?是妈咪让我瞒着跟亲爹的!大朵朵还吃力不讨好呢!”

这一刻的袁朵朵,着实的委屈。到不是完全因为林诺小朋友的这番话。或许更多的是因为女儿豆豆的那句‘爸比光溜溜,Momo老师光溜溜’。

“大朵朵,明知道我妈咪是我家的重点保护对象啦!我跟我亲爹超过二十四小时见不着我妈咪,肯定会满申城的找我妈咪的啦!害我跟我亲爹找这么久……大朵朵,真够自作聪明的!”

小家伙一边紧紧的抱着两天没见着面的妈咪,一边厉声厉气的跟袁朵朵争执着。

“行了诺诺,是妈咪让朵朵姨这么做的!”

雪落轻斥着儿子的迁怒旁人,“要怪就怪我这个傻妈咪吧!”

“立昕哥,好在雪落姐没出什么不可挽回的大事儿,我也真想说几句呢:要瞒着的宝贝弟弟,我们可以一起帮着隐瞒他的啊……用得着每天这么鬼鬼祟祟的独来独往么?搞得我还以为有外遇了呢!”

虽说莫冉冉相当封立昕的为人,但这两天的封立昕,着实让她担心狠了。

“冉冉,瞎说什么呢?我能有什么外遇啊?”封立昕老脸一。

“是呢!即便我哥有那个贼心,他也没那个身体啊!”

封行朗加入了一家人的其乐融融的‘责备’之中。原本肃然的话题,一下子变得趣味横生起来。

这一刻的袁朵朵,真心渴望能有一个这样温馨的大家庭。彼此关怀,又相亲相爱。

但这样的奢望,已经离她越来越遥远了。

或许自己今后的人生,只能和孤独作伴。

“诺诺,妈咪想交给一个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:把亲爹送去医院继续做治疗,做得到吗?”

雪落知道丈夫的身体还需要继续的做治疗。这两天的隐瞒,还是起到一定效果的:至少丈夫的内出血是暂时止住了!

“不要啦……亲儿子不想离开亲亲妈咪!”

小家伙环抱着雪落的腰际,在她怀里各种的哄来哄去。

“雪落,别赶我走了……我也不想离们母子三人!”

封行朗侧头看向封立昕和莫冉冉他们,“们闲杂人等,该退下的,都退下吧!封某感激不尽!”

见他们一家四口其乐融融的相聚在一起,袁朵朵是既欣慰,亦心酸。

为自己心酸!

她转身过,也没跟雪落打招呼,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

自己被雪落需要时,她斗志昂扬;而这一刻,雪落已经不需要她了……沉甸甸的孤寂感涌上心头,袁朵朵需要一个更安宁的地方独自舔舐伤口!

“立昕哥,我们也回去吧……让他们一家人好好的腻歪着吧!”

莫冉冉上前来挽住了封立昕的臂弯:在知道封立昕这两天只是偷偷摸摸的过来照顾保胎的雪落,她瞬间就原谅了丈夫对她的隐瞒和善意的欺骗。

“大哥……冉冉……们别走!”雪落连忙叫住了想动身

离开的封立昕和莫冉冉。

“啊……我肚子……好疼!”

雪落的这一叫,着实把在场的人都惊骇到了。

“雪落……雪落,怎么了?快……快叫医生!”

“不用叫!”

雪落瞪向紧张的丈夫,“封行朗,如果不回医院继续做治疗……老婆的肚子,恐怕会疼上一夜了!自己看着办吧!”

“雪落,别逼我离开……求了!”

封行朗摊开大掌,温情的覆在妻子的孕肚上,“就让我今晚留在这里陪着跟孩子……我答应,明天一早就回医院去!”

“不行!就今晚!就现在!”

雪落执意的坚持着。因为她知道:要是今晚赶不走丈夫,明天就更别想赶走了!而且丈夫的身体,容不得这般折腾。

“老婆!用得着这么逼我吗?”

封行朗的声音满染着恳求之意。

“如果不肯走,那我走!我回家!这胎也不用保了,顺其自然好了!”

见妻子真的坐起身准备下床,封行朗连声应好,“好好好,我这就回医院去!现在就回!立刻回!马上回!”

微微浅吁出一口吃疼的气息,“林雪落……用得着对亲夫这么狠吗?”

“我只是希望我的丈夫,我两个孩子的父亲,能够早点健健康康的回到我们母子三人身边来!”

雪落深深的凝视着一点儿也不想离开的男人,“而不是像现在这样:拖挪着伤残的身体,和满身的血腥气息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