草莓视频色板下载app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听到冯老先生的话,赫云舒的脸上并无意外的神色,她朱唇轻启,道:“如果老先生觉得这对不住是必要的,那就没什么。”

见赫云舒这般淡然,纵然是见惯了风风雨雨的冯文瀚也惊呆了,他的嘴唇微微颤抖,道:“丫头,为何如此镇定?”

“因为我知道,能将冯公子培养成如此心性的您,绝非别有用心之人。所以,我什么都不担心。”

有更多的话,赫云舒没有说出口。那一次,她被凤云歌困在宫中,是冯亦鸣搬出了冯老先生才将她救出来的,若是铁石心肠的人,做不来这样的事情。

所以,赫云舒是真的不担心。

同时,她也有些好奇,冯老先生口中的对不住到底是什么。

赫云舒的镇定让冯老先生叹服,他看着赫云舒,缓缓道:“丫头,今日的事情,静观其变就是。”

“好。”赫云舒应道。果然如她预料中的那般,今日这寿宴,是有猫腻的。

之后,因为冯老先生的嘱咐,赫云舒亲自扶着冯老先生去往举行宴会的前厅。

出了院门,赫云舒便看到冯亦鸣站在一旁。

见赫云舒的身边还有自己的祖父,冯亦鸣面色一变,道:“爷爷。”

运动的大方体验

这一次,冯老先生没说什么别的什么话,只点了点头,道:“走吧,这会儿客人应该都来了。”

“是,爷爷。”

之后,冯亦鸣和赫云舒一左一右,跟在冯老先生的身后,朝着前厅而去。

走在路上,冯亦鸣忍不住去看赫云舒,只看到了她淡然的侧脸。

莫名地,他的心中有些酸涩,转瞬,他将这酸涩极力掩下,继续向前走去。

他们去的时候,宴请的客人都已经到了。

冯老先生喜静,故而今日宴请的都是一些文友,哪怕是有一两个朝中的官员,也和冯家一样,都是清流,既不是凤天九的幕僚,也不是凤云歌的臣属。

冯老先生来了之后,难免要与宾客寒暄,赫云舒则随着冯亦鸣的指引,坐到了其中的一张桌子上。

此时,乔芊芊已经坐在了那里。

而冯亦鸣看也没有看乔芊芊一眼,只殷勤的引着赫云舒坐下。

赫云舒坐下之后,冯亦鸣面带春风,道:“我就在那边,有事叫我。”

“好。”赫云舒点了点头,嫣然一笑。

之后,冯亦鸣就坐到了一旁的座位上,距离赫云舒很近。

从冯亦鸣的位置看赫云舒,很随意,不会让人觉得突兀。

察觉到冯亦鸣落在赫云舒身上的视线,乔芊芊的嘴角,扬起一抹不易觉察的嘲讽。

赫云舒视若不见,只端起桌子上的茶盏,淡然地喝着茶。

冯家历来崇尚节俭,即便是冯老先生的寿宴也不例外。和寻常人家富庶繁琐的宴会不同,冯家的宴会很简单,冯老先生简单地说了几句话,之后众人便开始宴饮。

人虽然不多,气氛却是融洽的。

见状,赫云舒唇角微扬,这才是她心目中理想的寿宴,不需要有很多人,只需要有几个亲朋好友,开怀畅饮,祝福也不走俗套,是真挚且诚心的。

赫云舒很喜欢这样的气氛,故而心情很好。

看得出,此刻冯老先生也很高兴,他喝了几杯酒,脸上有些红红的。

宾客们也开怀畅饮,祝福冯老先生寿比南山。

祝福的话一浪盖过一浪,听得冯老先生笑声不断。

就在这一派欢乐之中,突然小门处出现了一个人,满面焦灼。

最先看到这个人的,是冯亦鸣的父亲冯清渠,他忙起身走了过去,将那人拉到了一旁,问着什么。

片刻后,冯清渠急匆匆地走进来,到了冯老先生的身边,附在他的耳边悄声说了什么。

听到冯清渠的话,冯老先生面色剧变,口中一个劲儿地喊道:“快!快救火啊!”

冯清渠也满面急色:“父亲,您放宽心。您屋子里放的书多,这火一烧起来就一发不可收拾,只怕这火救不了了啊。”

至此,众宾客终于听明白了,是冯老先生的书房着了火。

想到这个,众人顿时面色肃然。他们都是冯老先生的好友,都知道那些书如同他的命根子一般,毁了这些书,他这个人也就毁了。

于是,有人纷纷上前,宽慰着冯老先生。

这时,冯老先生却一把抓住了冯清渠,道:“清渠,快!快!我书房西面墙壁的最中间有一个暗格,快派人把暗格里的东西拿出来,要快!”

最后两个字,冯老先生几乎是吼出来的,拼尽了他毕生的力气一般。

说完,他就颓然地瘫坐在地,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,什么话都说不出来。

冯清渠顾不得安慰自己的父亲,忙朝着外面跑去。

冯亦鸣则匆匆而去,扶着冯老先生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,一个劲儿地说话,宽慰着他的心。

冯老先生抓住了冯亦鸣的手,并不说什么,只一心看着门口,期待冯清渠能将东西给他带过来。

终于,冯清渠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,他身上的衣服被烧破了几个洞,头发也被烧焦了许多,可此时,他顾不得这些,手里捧着一个明黄色的盒子,飞一般到了冯老先生的跟前。

冯老先生接过盒子,然后在自己的怀里摸了半晌,终于取出了一个金子做的钥匙,颤颤巍巍的打开那盒子。

看着这明黄色的盒子和金制的钥匙,众人不约而同地想起了那个传言。

传闻老先皇,也就是凤云歌的祖父,给了冯文瀚冯老先生一道密旨,据说,在这道密旨里,曾指明了由谁来继承大魏的皇位。

看到这一幕,所有的人都屏息凝神,等着看那盒子里面出现的东西。

他们从未想到,在今日的寿宴上,会经历这么惊心动魄的时刻。

所有人都看着那盒子,却少有人注意到,有人趁乱悄悄到了赫云舒身边,停留了片刻之后又匆匆离去。

而那明黄色的盒子,也终于被人打开。

然而,让众人万分诧异的是,盒子里面,空空如也,什么都没有!

瞬间,刚刚站起的冯老先生跌坐在地,满脸的惊愕,口中喃喃道:“怎、怎么会这样?”

冯清渠上前看了一眼,道:“父亲,定然是府中遭了贼!”

冯亦鸣看着自己的父亲,道:“父亲,爷爷的书房一向很少有人去,怎么会遭贼呢?”说完之后,冯亦鸣突然意识到了什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