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898_a5235

秦家几代人都在四九城扎根,可是似乎每二十年秦家都有要一次劫难,也不知道这是巧合还是宿命,老爷子当年经历过两次,秦长安如今也在经历第二次,至于秦升则是第一次,每次秦家都会付出惨重的代价,每次却也能悄然过关,每次秦家又会重新站起来,到了秦升这一次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结果。

赵安之出生于大户人家,她对年轻时候的秦长兴是绝对的崇拜,那个时候的秦长兴意气风发,在四九城这代年轻人里面算是佼佼者,只是名气没有六叔那么大而已,毕竟六叔的家世就决定了他的起点。

赵老爷子也是欣赏秦长兴的才华,因此才答应了这门亲事,虽说秦老爷子当年在四九城的人脉关系很广,可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并不觉得这是门当户对,不过谁让赵安之喜欢呢?

结婚以后,秦长兴并没有让赵安之失望,他步入仕途以后展露出了自己强大的能力,让很多老领导们颇为欣赏,何况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,优秀的年轻人向来会得到重用,秦长兴就是这其中之一。

就这样按部就班,秦长兴的路越走越远,也是有越来越多的人押注秦长兴,觉得秦长兴终有一天会站在足够高的位置,就这样一直到了那次的风波。

风波很大,牵扯到了很多人,秦家也不只是其中之一,只是秦家被有所针对了,最终的结果谁都知道了,秦长兴选择了一条谁都没想到的路,从此秦长兴让赵安之彻底失望了。

这么多年过去了,恩恩怨怨赵安之不想计较了,秦家再次遇到了风波,作为秦家的男人,赵安之觉得秦长兴必须站出来,因为他也是秦家的男人,不能眼睁睁看着秦家步入深渊。

如果这次秦长兴依旧选择当缩头乌龟,赵安之会彻底的失望,这次失望过后也就是绝望,那么秦家的事情一旦尘埃落定,赵安之会选择带着女儿彻底离开国内,再也不回来了。

拨通电话,没有任何的心理波动,就算是秦长兴不接电话都行,赵安之早已经没了心理负担,谁让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心理准备。

还好,秦长兴没有让她失望,没过多久秦长兴就接通了电话,两人虽说分离这么久,可彼此依旧熟悉,没有任何寒暄客套,赵安之直接问道“这缩头乌龟准备当到什么时候?”

秦长兴摇头苦笑道“长安的事情,我已经知道了”

“知道了?然后呢?只是知道了而已么?你是秦家的男人,秦家所有人都在为了秦家努力,你在干什么?你就看着被人这么欺负我们这些孤儿寡母么?你良心不会痛么?”秦长兴越是平淡,赵安之越是激动,她不过只是一个女人,虽说当年在四九城也算认识些朋友,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,人家会帮忙么?何况娘家早已经失势,如果老父亲还在或者哥哥厉害,她用的着这么低三下四么?她为了谁啊,还不是为了老秦家啊。至于秦升和秦冉,朱家早就说了不帮忙,这两个孩子能有多大的能力,每天看到他们那么疲惫那么心累,赵安之怎能不心疼?

整洁素净姑娘光着脚丫上树

秦长兴风轻云淡,谁都不会让他有任何波动,他等到赵安之说完以后才回道“安之,再等等,再等等,还没到时候”

“还没到时候,还没到什么时候?”赵安之怒吼道。

秦长兴淡淡说道“该到时候的时候,我自然就会回去”

“我看你就是想当缩头乌龟,难道等到什么事情都尘埃落定了你再回来?到时候我们要你能干什么?秦长兴,我告诉你,忙完这件事,我就会带着丫丫回加拿大,你这辈子都别想见到她”赵安之愤怒的威胁道。

秦长兴不知道该怎么给赵安之解释,难道要说我已经准备好了,只是时候未到么?有些事情,赵安之并不理解。

“给我点时间”秦长兴只能这么说道。

赵安之听到这句话不怒反笑道“给你点时间?我给你二十多年时间了,你给了我什么?你知道么?我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,就是选择了你”

“安之”秦长兴很是无奈道。

赵安之长叹口气道“算了,我什么都不说了,也许我回来就是个错误,这是你们秦家的事情,和我又有什么关系?秦长兴,这是我最后一次给你打电话了,这辈子我们就此打住,再见”

说完最后这句话,赵安之就彻底挂了电话,秦长兴还想多说几句,可是电话里传来的只有盲音。

赵安之挂完电话以后,坐在沙发上捂着脸泪流满面,她的压力实在是太大太大了,她做这些事不是做给其他人看的,她只是不想让这几个孩子失望,毕竟现在他们能依靠的紧紧只有她了。

书房门外,秦升站了良久,却怎么都没勇气敲开门,她听见了大妈愤怒的声音,也听见了大妈的啜泣声,他突然觉得自己很无能,做了很多事却又没什么用,这让他真的很挫败。

秦升没有勇气进去,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大妈,他脸色很是难看的转身离开,他能做的只是让自己静静。

当秦升走到楼梯口的时候姐姐回来了,秦升停下脚步并没有立刻下楼,只见姐姐坐下后很是疲惫不堪的靠在沙发上,这个样子真的让秦升很是心疼。

他想逃避却不知道怎么逃避,最终只得硬着头皮走下去,快要走到姐姐身边的时候才低声喊道“姐,你回来了”

听见秦升的声音,秦冉立刻恢复常态,连忙起身满脸笑意道“我以为你还没回来呢?”

此刻的秦冉和刚才的秦冉完是天壤之别,刚才的秦冉是真实的秦冉,此刻的秦冉只是秦冉想让秦升看到的秦冉,生活很累,靠演戏,演给自己演给别人。

他特别注意到姐姐的眼睛似乎肿着,为什么会如此,那只能是哭成这了,这个冲击,让秦升再次凌乱,秦升不想待在这里,一分一秒都不想待在这里,连忙道“姐,我出去买点夜宵,你想吃什么吗?”

“夜宵?想吃什么就让厨房给你做呗,这么晚了出去干什么?”秦冉有些不解道。

秦升笑道“就不麻烦他们了,我出去买点就行,正好出去透透气”

秦冉也没多想什么,回道“那你去吧,记得早点回来,我就不要什么了,这几天减肥呢?”

如果是往日的话,秦升可能还会和姐姐开几句玩笑,或者心疼几句减什么肥呢,可是今天秦升没有任何兴致,只是点点头就离开了。

秦升刚刚走出别墅,秦冉就再次倒在了沙发上,如同泄了气的气球,没了任何动力。

秦冉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她已经尽了最后的努力了,马未央也帮了她最后的大忙,虽然见到了马未央的爸爸,可是结果却并不怎么如意,还好有马未央在旁边帮忙,外加当时她真的奔溃了,马未央的爸爸这才答应会问问这件事,但只是问问而已,他不会干涉什么。

就算如此,秦冉已经知足了。

……

五台山脚下,万豪酒店。

秦长兴站在阳台上,眺望着连绵不绝的五台山沉思,这是他待了二十多年的地方,无比的熟悉却无比的陌生,前几天他就已经不再寺庙住了,他也已经给寺庙的所有人告别了,那位亦兄亦师的大和尚笑着对他点头说果然如此。

至于这其中的意思,秦长兴能理解,正如老和尚所说的他尘缘未断,并不属于这里,迟早都会离开,以前秦长兴不信,现在秦长兴不得不信。

没有再穿僧衣,秦长兴穿着很是休闲的普通衣服,再次穿上这样的衣服时,秦长兴有些陌生,很不适应镜子里的自己,却也知道这就是自己。

他选择出山了,不得不出山了,再不出山的话,就对不起秦家的列祖列宗了,以后就真的成孤家寡人了。

不过,秦长兴还想再等等,所有的事情他都已经知道,所有的事情他都在推演,他觉得秦家的事情没那么简单,所有的事情都不能只看片面,他并不觉的这次的事情只是在针对秦家,秦家这些年在弟弟秦长安的经营下确实很是风光,可秦家还没那个资格被如此对待。

这两天,他在万豪酒店里研究过这几年的很多事情,跟秦家待遇差不多还有几家,哪家这几年不风光啊,国内市场攻城略地无往不利,国外市场如同不差钱的土财主肆意并购,只是个买买买,最终的结果却是债台高筑内忧外患。

不过,秦家相比于其他几家不同之处在于,秦家的事情太过复杂,牵扯到了方方面面以及很多人,哪有那么简单?

所以,秦长兴不觉得这是在针对秦家,他想再等等再看看,该出现的事情还没有出现呢,因此他不愿意着急。

何况,他还有一个更深的疑惑,那就是那个弟弟没那么简单,他似乎也在等着什么,所有人都想置他于死地,可他好像并没有爆出太多其他人的事情,这就更耐人寻味了。

综合所有情况,秦长兴只能认为,这场大戏的最后时刻还没到来,还需要再等等再等等,弟弟秦长安在等,他现在也在等。